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穿越小说 >

盛世明君 作者:木兰竹(下)

时间:2018-08-02 20:43标签: 爽文 宫廷侯爵
第47章 司俊不是很想再跟刘荨谈论宪章和貔貅的问题。他只让刘荨小心行事。 变猫是刘荨最大的依仗之一, 如果被其他人知道, 对刘荨的安全很不利。 刘荨表示他很小心翼翼, 告诉青礞也只是觉得需要有个知情人帮他遮掩。 司俊暂时信了刘荨的鬼话,强迫自己把注意
 第47章 
  司俊不是很想再跟刘荨谈论宪章和貔貅的问题。他只让刘荨小心行事。
  变猫是刘荨最大的依仗之一, 如果被其他人知道, 对刘荨的安全很不利。
  刘荨表示他很小心翼翼, 告诉青礞也只是觉得需要有个知情人帮他遮掩。
  司俊暂时信了刘荨的鬼话,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京城来人身上。
  这群京城来的老臣,不管之前他们做了什么,现在他们选择投靠刘荨,心中肯定还是念着汉室。这天下乱了许久, 这些朝中大臣在面对割据势力时, 态度也很乖觉。司俊让人领着他们去看了益州一些和传统不一样,很是“标新立异”的政令, 虽他们有讨论, 但大体上并没有迂腐到为反对而反对。
  负责此事的公宇开玩笑道,或许迂腐的老臣, 已经被于泽砍光了。现在这些大臣,都很识趣。
  在刘荨晾了他们几日,他们又发现益州上下分工已经十分严谨,不是他们能c-h-a手之后,这群大臣纷纷上折子,自请辞去官职,以赎他们在于泽高压之下,没能好好保护皇帝和太后的罪。
  也就是说, 这群本来是刘荨重开朝廷最大的阻力的大臣们,主动放弃了自己的官位,让皇帝陛下安心重开朝廷, 重排官位。
  他们这么乖觉,让刘荨很是惊讶。
  司俊解释:“他们来益州之后,看到了益州的确是以你为尊,益州上下都对你很忠诚。他们本就对你没有什么贡献恩情,如果非要站在敌对的一面,既不起作用,又可能危及自身。既然都是从于泽手中活下来的人,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司俊觉得这样说有些绝情,想了想,又补充道:“何况他们千里迢迢来到益州,肯定对汉室比较忠诚。只要你能重整汉室,他们个人的荣辱倒也无所谓了。”
  刘荨嘴角抽搐:“你给我两个原因,然后我爱信哪个信哪个吗?”
  司俊失笑:“你可以这么认为。”
  刘荨道:“这官职肯定要重新排的,不过肯定也不可能给他们lū 成白身。你让他们在各处逛逛,看他们擅长什么,我再依次安排官位吧。”
  司俊微笑着看着刘荨。
  刘荨干咳一声,道:“好吧好吧,我来看,我来排,我就想偷懒一下不成吗?”
  司俊道:“你是皇帝。”
  刘荨道:“其实我觉得君主立宪制挺好的,你觉得呢?”
  司俊道:“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辩证关系再背一遍?”
  刘荨心虚:“好吧好吧,最适合现在社会生产力的社会制度是封建君主中央集权制度。”
  司俊道:“既然你知道,就别偷懒了。”
  刘荨背过身,背影萧瑟。
  司俊拍了拍刘荨的肩膀:“趁着现在人还少,局势还在我的控制之下,赶快学。等你统一天下之后,官场关系就更复杂了。”
  刘荨的背影更萧瑟了。
  他很羡慕系统里的两只猫那种只需要吃喝玩玩了睡还有人lū 毛的生活。宿神棍也只需要装装逼骗骗人就能维持好自己富贵悠闲的生活。
  而他将来居然还要大半夜起来上朝。
  就算现代社会的工作狗,也没有凌晨三四点起床,有时候批改折子还要批改通宵这么苦逼。
  当然,如果他要当个昏君,倒是轻松了。但是身为穿越者,他怎么能丢广大穿越者的脸,好歹在史书留下好名声才是。
  然后,他就在快死的时候留下遗书藏头诗,告诉后世,他是穿越者。
  当考古学家发掘出他的遗书并公布的时候,那画面一定特别美嘿嘿嘿。
  司俊见刘荨这傻笑,就知道刘荨又走神了。
  “回神。”司俊拍了拍刘荨的脑门,道,“你准备怎么安排他们?”
  刘荨揉了揉额头,回过神来,道:“既然他们如此识趣,我就不用挨个接见他们,给他们心理压力了。你安排个时间,我来搞个座谈会,一次x_ing解决。”
  “座谈会?”司俊扶额,“好吧。”
  虽然觉得有点不靠谱,但刘荨做了一系列不靠谱的事,最后结果都不错。或许老天爷都站在他这边,司俊觉得,自己也不需要太纠结了。
  于是那几位大臣终于等到了皇帝的召见,还是一起召见。
  他们都有点懵。
  这群大臣都是人精——不是人精早就被于泽砍死了。他们能隐藏着自己心中对汉室的忠诚,在于泽手下和讨伐于泽联军里应外合,现在还能准确判断形势,跑来投奔皇帝陛下,头脑肯定是很聪明的。
  因此他们都认为,皇帝陛下因以前的经历不会喜欢他们,他们这些人来投奔皇帝陛下,对人才班子已经偷偷组建好的皇帝陛下而言,反而是烫手的山芋。
  皇帝陛下为了让他们听话,一定会对他们施加心理压力,并且逐步分化他们之间的关系。
  所以,皇帝陛下一个个召见他们,找他们单独谈心,单独承诺,是必要的措施。他们也已经接受了这件事。
  俗话说得好,莫欺少年穷。他们虽然忠于的是汉室,但并不是那个傀儡小皇帝;他们一心想保全汉室,但不一定想着怎么保护皇帝的安全。甚至,他们已经默认了这个皇帝,会成为于泽倒台的陪葬品——毕竟以于泽的残暴,失败的时候肯定会拉人垫背。
  现在皇帝陛下得势了,不理睬他们还算好的了。
  王祈作为他们当中资历最老,官职最高的人,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王祈在听这些人的不安之后,私下找到了褚亮。
  褚亮因还担任起居注的责任,和皇帝陛下接触较多,王祈认为,褚亮或许对皇帝陛下比他们更了解,或许褚亮能猜出皇帝陛下心中所想。
  褚亮只是一个小小的太史令,在来投奔皇帝陛下的臣子中地位最低,又在跟着于泽的时候写了许多皇帝陛下的“坏话”。虽然在于泽倒台之后,褚亮不断为皇帝陛下正名,但朝中大臣多不齿他的行为,也不认为皇帝陛下会放过他。所以这一路上很少有人和他交流。
  王祈找到褚亮的时候,褚亮很惊讶。在听完王祈所求之后,褚亮沉思了一会儿,道:“尚书令有没有想过,或许你只是多想了。陛下只是待人宽和。”
  王祈笑了笑没说话。但褚亮看得出来,他是不信的。
  褚亮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亮自担任记载起居以来,和陛下相处频繁。陛下x_ing子宽和,甚至为了宫中内侍宫女顶撞于泽。陛下虽无能为力,但对被冤杀的宫人,都亲自埋葬,并每人都陪葬了自己的衣服,说是希望能用他微弱的龙气庇佑枉死之人。”
  王祈皱眉。
  褚亮苦笑:“这是陛下原话。亮当然不认为陛下龙气微弱。亮只是说,宦官虽然有乱政的时候,宫中小阉人过得可一点都不风光,也没人瞧得起他们。还有那些被困宫中的宫女。这些仆从谁将他们放在眼中?可陛下不一样,他是真心宽厚。他不在乎这些人的血染红了他的龙袍,不在乎下葬之事脏了他的手,他真心为这些人祈祷,并认为这些人的枉死是自己的责任。甚至他不一点都不顾及历代帝王最怕的不吉利之事,直言愿将自己龙气分给这些仆从,只希望减轻他们的怨气,庇佑他们早日投胎转世。”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