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逐风流 作者:小鱼大心(下)

时间:2018-03-15 12:42标签:
~~~银钩终钓猫眼月(二) 银钩一挑眉峰,怎么,还真不敢看他? 猫儿揪马鬃,你的问题总是很刻
  
~~~银钩终钓猫眼月(二)
银钩一挑眉峰,“怎么,还真不敢看他?” 
 
猫儿揪马鬃,“你的问题总是很刻薄。” 
 
银钩收紧手臂在猫儿的腰间,“猫娃,我今天很开心。”猫儿扭了扭身子,“我不太好受.” 
 
银钩以手抬起猫儿的下巴,转向自己,“不然,你蹂躏我把,发泄了,兴许就好受了。” 
 
猫儿睁着清透圆眸,“那你下马,我让‘肥t.un’踢你两脚。” 
 
银钩望着猫儿那红艳艳的小嘴缓缓低头呢语,“你只是虐待夫婿。” 
 
猫儿呼吸一滞,忙转头躲开,大声吼道:“我们还不是真正的夫妻!” 
 
银钩也不闹,将下巴往猫儿的颈窝里一压,耳语道:“嘘,喊什么,你若想,今天晚上我……唔……你真大啊?” 
 
猫儿收回后拐的胳膊,红着脸,嘟囔道:“你别再忽悠我,我什么事情都懂得的。” 
 
银钩将猫儿整个捆在胸膛里,充满磁x_ing的声音撩拨着猫儿的敏感耳朵,“呵呵……你真得懂?” 
 
猫儿瞪眼,“真懂!” 
 
银钩温热唇畔落在猫儿敏感耳垂上,若温柔的花瓣般抚摸过青涩的绿Cao,沙哑道:“若真懂,就别再离开我。” 
 
猫儿大了个大激灵,不自然地扭动起来:“银钩,你……你能不能别这么……这么……” 
 
银钩将猫儿仅仅抱入怀里,调笑道:“怎么?” 
 
猫儿想不好措辞,在慌乱中红了脸。 
 
银钩却是爽朗一下,在猫儿的莫名其妙中,真挚道:“猫娃娘子,什么时候给为夫一个真正的新婚之夜呢?” 
 
猫儿身子瞬间僵硬,手脚都变得不知道要往哪里放才好。 
 
银钩见猫儿局促起来,也不再将那看似调笑实则真心的话讲出,伸手刮了一下猫儿的小鼻子,宠溺道:“看你今天表现良好,为夫请你大吃一顿,如何?” 
 
猫儿一听有吃的,自然眼睛一亮,回头兴冲冲道:“好!” 
 
银钩一首提起猫儿下巴转向自己,用那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望着猫儿,幽幽蛊惑道:“猫娃乖,亲我一下。” 
 
猫儿的心因银钩呢喃异样狂跳起来,俏丽的小脸瞬间爬满红晕。 
 
 
银钩不放开猫儿,将自己的诱人唇畔微嘟,撒娇道:“就一下,来,乖,亲一口。” 
 
猫儿心跳蹦跶上喉咙,灵魂仿佛受到了勾引般缓缓靠近,视线落在银钩的唇上就再也移动不开,但身子却固执地守在原地,无法靠近。 
 
银钩见猫儿眼馋得仿佛要流口水,但x_ing子里的固执却使她仍旧无法完全放开曲陌的影子。银钩心中自然有了计较,显得越发无赖起来,将手中的缰绳一勒,“肥t.un”难受地后仰一下,猫儿本身是僵硬的身子瞬间向银钩方向倾去,银钩等待的唇微张,将猫儿那“主动”投怀送抱的小嘴含在了双唇之间。 
 
猫儿只觉得呼吸一滞,一股异样电流迅速传递全身,只得慌乱地支撑起身子,红着小脸转过头,左看右看,就是不看银钩。 
 
银钩唇角勾起得逞后的狡诈笑颜,将眼睛都笑眯成了妖精样,还卖乖地表彰猫儿道:“真乖。” 
 
猫儿原本想说是“肥t.un”突然停止前进的原因,却又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什么,只能涨红了小脸,使劲揪扯马鬃。 
 
银钩看不下去,伸手将猫儿的一只小手攥进手中,劝解道:“都说色欲销魂,人x_ing本色,你贪恋我的颜色也并非有错,不必自责,也无需羞涩。若你还继续揪扯马鬃,这‘肥t.un’真要变成没脸见母马的秃毛千里驹了。” 
 
猫儿仰头望天,咬牙切齿地感慨道:“银钩,你就是以碎嘴婆娘!” 
 
银钩完全厚颜地亲昵道:“那我这碎嘴婆娘的嘴唇可柔软香泽?” 
 
猫儿前埔趴在马背上,闷声低吼:“我想捶你!” 
 
银钩悠哉道:“打在我身,痛在你心。” 
 
猫儿抽搐起嘴角,半天也言语不上了,心里寻思着,银钩那脸皮真是够厚! 
 
在两人的斗嘴逗乐间,猫儿与曲陌之间的那些闹心事儿,完全被银钩的胡搅蛮缠给推移到犄角旮旯去了,让猫儿都开始胡乱的认为,难道自己对曲陌的感情不够深刻?只是,若不深刻,怎会因曲陌和香泽公主在一起而如此痛楚?猫儿,疑惑了…… 
 
银钩望着趴在马脖子上的猫儿,眼中的宠溺倾泄而出,伸手将猫儿抱入自己怀中,不再逗弄,就这么贴着彼此的身体,感受另一个体温下的心脏跳动。这个小东西,今天,总算没让自己发狂,让自己感觉到了她存有感情的心思,虽然不浓烈,但是却是可以慢慢蒸煮的。他相信,总有一天,怀中这个小东西早晚会属于自己,全心全意,属于自己! 
 
猫儿窝在银钩怀中,闻着他身上那若有若无的幽香,在不知不觉的睡意袭来时,恍惚的问:“银钩,我们去哪里啊?” 
 
银钩轻声道:“去娆国。” 
 
猫儿蹭地坐起,瞪大了猫眼,“啊?去娆国?” 
 
银钩理所当然道:“今天我本就是亚欧去娆国,来寻你后,便是打算一同上路的。” 
 
猫儿只觉得无数个脑袋在自己的肩膀头晃悠着,声音变成咬牙切齿状,“那你不早说?” 
 
银钩挑眉一笑:“同路不同人,我们走我们的,你难道还想跟在人家身后看你侬我侬?” 
 
猫儿的心思被银钩看得太透,而如此的一针见血、赤裸解剖,即使是猫儿也难免有些受不了。人被激怒,紧紧抿着小嘴,狠狠瞪向银钩,一拳头捶出!银钩身子后仰,躲开了猫儿的攻击。猫儿一拳横扫,银钩身体向后弹起,直接旋转着飞落出去。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