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卿卿一笑百媚生 作者:谨鸢(下)

时间:2019-10-16 10:58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爽文 天作之合
第61章 也许是张太医的药起了效用,许鹤宁在服药第五天后再见许尉临,居然难得的心平气和。 许尉临的脚伤已经在慢慢愈合,没有早几r.那种让人连入眠都难的痛疼。但身上的疼痛可以缓解,内心深处的恐惧已经扎根,即便许鹤宁此时看着心情不错,他仍旧还是紧张
 
第61章 
  也许是张太医的药起了效用,许鹤宁在服药第五天后再见许尉临,居然难得的心平气和。
  许尉临的脚伤已经在慢慢愈合,没有早几r.ì那种让人连入眠都难的痛疼。但身上的疼痛可以缓解,内心深处的恐惧已经扎根,即便许鹤宁此时看着心情不错,他仍旧还是紧张应对,就怕有一个字眼说错,惹他再发狂。
  而许鹤宁前来,是说明r.ì中秋宫宴一事。
  “陛下开了天恩,允许你参宴,当r.ì你随我进宫。”
  许家为西北旱灾出银子,明昭帝虽然不喜许家,可身为君主,奖罚还是得分明。
  今r.ì许家得了这份隆恩,也有给其他富商做个榜样的意思。
  人都是虚荣的。商人赚银子到一定数量,跟他们来说也就和白纸差不多,要是能用一部分银子换皇帝一句夸赞,他们肯定愿意。
  有皇帝的金口玉言,往后商路只会更加畅通。不然自古也不会出现那么多官商勾结的事,即便现在浙江的商人和官员,也是明昭帝头疼的。
  所以让官员得利,还不如他自己大大方方指条路出来,让商人拿钱来买他们想要的虚荣。
  许鹤宁是聪明的,当然看出明昭帝的用意,许尉临心里也门清,听闻后又细细问进宫的注意事项。
  “别靠我夫人太近。”许鹤宁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坐在酒楼内的许尉临愕然,旋即是哭笑不得。
  云卿卿就是许鹤宁的逆鳞啊。
  他出神似的,盯着手里根本没喝一口的茶,想起云卿卿那r.ì发现被算计后的样子,眼神再冷都是让人惊艳的。
  他猛然抬手,把一碗茶都灌嘴里,只品到茶叶的苦涩味。
  他是真后悔两回去算计云卿卿了。
  宫里每年都办中秋宴,往年云家人几乎都去,唯独云卿卿爱躲懒总是告个病就窝家里,今年她想躲都躲yy不了。
  她嫁人了,是肃远侯夫人,为了许鹤宁往后在朝堂上的圈子广一些,这些场合她必须要露面走动。
  而且今r.ì宫里来了三份大赏。
  一份皇帝的,一份皇后的,一份霍妃的。
  “这还得挨着去谢恩。”云卿卿颇头疼。
  中秋赏赐得恩宠的大臣都会有,一般都是从中宫那里直接赏下来,皇帝亲自赏的十个手指头都能算得出来,偏偏还有他们侯府一份。
  “往年家里陛下下赏了,都是老太爷和老爷去谢的恩,夫人倒不要太忧心。”
  李妈妈在边上给她分忧一句。
  云卿卿叹气:“陛下那头肯定轮不着我一个妇人去谢赏,我就是觉得麻烦。”
  霍妃和皇后关系怎么样,她也说不好,要是只有一个皇后赏的,她也就去得心安理得。毕竟上次她还坑了人霍妃一把。
  现在想想,嗯,心虚……
  李妈妈可不知这些事,把先前在云老夫人打听到的宫中关系都跟她说一遍,让她心里有点底。
  “娘近r.ì来见j.īng_神了些,但宫里还是规矩大,动不动就得下跪磕头的,我一会还是帮她写个告病的折子给皇后娘娘递上去。”
  云卿卿把李妈妈说的都记在脑子里,站起来要去写折子。她受折磨就算了,她婆母那么个娇滴滴的病美人,可别再受那份罪。
  然而谁也没想到,说中宫突然派了太医过来,是来给许母号平安脉,还不是往前常来的张太医。
  这种突然云卿卿怎么会没想明白,面上笑着,眼里却一点笑意都没有。
  李妈妈在太医给许母号脉时,趁机低声跟她说:“夫人,这是宫里的人想要老夫人去?”
  他们老夫人在上回咳嗽之后身体是往好走的,近些r.ì子连饭量都见长,太医一号脉就清楚。
  号过脉还上告病折子,那就是对贵人yá-ng奉y-in违,把人给得罪了。
  “贵人估计就是想见见吧。”云卿卿沉声,心里不怎么安定。
  可能是因为许家近来太过出风头,皇后那边有什么想要通过她们的嘴来像许鹤宁开口。
  不管如何,明儿婆母必须要进宫了。
  京城这几r.ì都戒严,许鹤宁忙碌得r.ìr.ì都到太yá-ng下山才回府。
  兵马司里就是个小朝廷,暗斗不止。他不想和那些人争斗什么,但起码要自保,省得自己一不小心着他们的道,成了他们争斗中的牺牲者。所以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
  云卿卿今r.ì亲自下的厨,给做了他爱吃的东坡r_ou_和八宝饭。
  他进屋来,二话不说先解软甲。
  云卿卿上前帮忙,见他一头一脸的汗,又转身要淘帕子给他擦汗。
  许鹤宁可舍不得她跟个丫鬟一样伺候自己,就去抢了帕子,还被她嗔一眼。
  “你的长剑怎么好久不见在身上。”云卿卿吩咐丫鬟把软甲拿下去擦拭,发现又没见到他的长剑。
  “让陈鱼找人去补个口子。”
  他没事的人一样随口就编了个理由,云卿卿不疑有它,“那你平时巡城都用什么?”不带兵器,万一遇到突发状况呢。
  许鹤宁心想,京城里其实哪里有那么多的突发状况。
  而且这个节骨眼没有人敢来招惹他,许家才出一大笔钱,他遇到什么意外,皇帝都得发雷霆,那些跟他有仇的没那么蠢。
  不过,嘴上还是再编了句:“兵马司有兵器。”
  云卿卿这才安心没有再问,跟他说起今r.ì宫里来太医给婆母号脉的事。
  “那些个皇家人脑子都不好。”许鹤宁听过后,一点都不忌讳直接骂了出来。
  “你快噤声!”
  可把云卿卿要吓出个好歹,忙伸手去捂他嘴巴。
  谁知道这侯府里有没有什么锦衣卫的眼线一类的,听说那些煞神无孔不入!
  许鹤宁却被她紧张兮兮的样子逗笑了,桃花眼里有浅浅的笑意,吧唧就在她手心亲了口,声音大得让边上伺候的捂嘴笑。
  云卿卿被他闹得涨红脸,抽回手,夹了一筷子鱼r_ou_就塞他嘴里。
  明知道他不太爱吃鱼,还喂这个,摆明是耍小脾气呢。许鹤宁皱着眉头咽了,她这才算平了心里的气,下刻却听到他说:“卿卿,好像鱼刺卡住了。”
  屋里当即乱成一团。
  许鹤宁在喝了醋、扒了一碗米饭后,才算把那跟鱼刺卡下去。
  云卿卿自责:“下次不闹你了,你不想吃也不知道吐出来……”
  他一手支着下巴,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再认真不过,说:“你亲手喂的,毒药我也吃。”
  银灯倒映在他眼眸里,她亦清晰的在他眼眸里,云卿卿被他那样专注看着,怦然心跳。
  ——这人的嘴从来就没正经过!
  云卿卿为了掩盖那点不好意思,抬筷子给他夹了一块东坡r_ou_再去堵他嘴,许鹤宁正看着她害羞的样子入迷,囫囤一咽,脸色再度变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