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书坊-全本小说在线阅读

言情书坊

当前位置: > 古代言情 >

皇城有宝珠+番外 作者:月下蝶影(中)

时间:2021-05-12 11:56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爽文 宫廷侯爵
第41章 礼物 作画的人,是可爱的 在所有皇子公主都被留在宫中, 府里又有几个仆人,因为饮酒过量发酒疯,不小心推倒烛台, 被烧死在屋子后,刀疤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几个仆人, 都是府里的老人, 这些年帮着府里的主子走南闯北, 在主子面前也有些脸面。他们做事
第41章 礼物 作画的人,是可爱的
  在所有皇子公主都被留在宫中, 府里又有几个仆人,因为饮酒过量发酒疯,不小心推倒烛台, 被烧死在屋子后,刀疤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几个仆人, 都是府里的老人, 这些年帮着府里的主子走南闯北, 在主子面前也有些脸面。他们做事向来谨慎, 不可能聚在一起饮酒烧死自己。
  “禁卫军把王府跟公主府都围了起来,里面的下人,一个都不能出去。听说今天有人想凑近一点去看热闹, 差点被禁卫军抓走。”
  “陛下真看重齐王殿下,为他做了这么多。”
  “你新来的?”
  “啊,对, 怎么了?”
  “新来的, 啥也不懂,就不要瞎开口。”
  刀疤经过外院, 听着这些下仆的对话,隐隐觉得四周仿佛有人在监视自己。
  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 主子想杀了他们这些知道太多秘密的下人!
  意识到不妙,他假装与府里某个下人争吵了几句,回到房里收拾好盘缠,与当年跟他一起去过陵州的管事, 趁着夜黑逃了出去。
  两人逃出城, 在风头未过之前,不敢跑得太远引起人怀疑。
  “城郊的山上有座小庙,里面只有几个老和尚, 平r.ì几乎没什么人喜欢去那里。”青衣管事把藏到鞋底的匕首拿出来:“我们先去那躲开主子的追杀。”
  “你确定不会有人去?”刀疤有些不放心。
  “那种小破庙,平r.ì偶尔有几个无知妇孺去上香,就算是那几个和尚走运,达官贵人绝不可能去这种地方。”
  “好。”刀疤略思索片刻,就应了下来。
  一路逃到小庙,两人骗得僧人信任,成功住进庙后,就把他们绑了起来。
  青衣要把几个老和尚宰了,被刀疤阻拦:“处理尸体麻烦,先把他们关到菜窖。”
  两人吃力地把僧人抬进菜窖,青衣抱怨:“这几个臭和尚平r.ì吃什么,这么沉?”
  “你们这两个恶徒,竟然在神像前作恶,菩萨会惩罚你们的。”
  “菩萨?”刀疤冷笑一声,掏出匕首敲其中一个僧人头上的戒疤:“很多年前,有个死丫头说三清爷爷会惩罚我,这些年我还是活得好好的。”
  “什么神仙菩萨,都怕恶人。”见这几个僧人被他吓得瑟瑟发抖,满意地把匕首收起来:“给我老实待着,荒山野岭的,你们如果发出什么声音来,就算我们兄弟两个把你们杀了也不会……”
  他话还未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呼喊声。
  “怎么回事,你不是说,这个破庙没什么人来?”刀疤扭头看青衣,目光落在他光溜溜的头顶上。
  “我出去看看。”青衣想了想,找来僧衣与袈裟穿上,大步走了出去。
  看到门口那几个仆侍护卫的少爷小姐,青衣心里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这些大少爷大小姐什么毛病,大上午的跑到破庙来?好在这些少爷小姐x_ing格天真,只要被他哄骗过去,就不会有问题。
  青衣正想着该怎么把这些人骗走,就被看起来最小的千金小姐拆穿了假僧人身份。
  这些京城里的小姐怎么回事,为何连僧人平时穿什么都知道?
  “施主这话是何意?”青衣掀开外面的袈裟,露出下面满是补丁的僧衣:“施主们来礼佛,贫僧不愿狼狈示人,才用祖衣袈裟蔽体,未曾想此举竟会让施主误会。”
  “山高路陡,施主们能坚持爬上来,说明与我佛有缘。”青衣念着佛号,转身看着身后的佛像:“既然如此,还是莫在佛前利刃相向。”
  “大师,身为出家人,你竟然还会在意僧衣上有补丁。”玖珠不为所动:“可见你对佛祖的心不诚。”
  青衣真的很想让这个少女闭嘴,礼佛就礼佛,管人家和尚穿啥干什么?
  气氛渐渐焦灼,青衣看着这些身强体壮的护卫,忽然面色大变,对神像后面大吼:“佛像!佛像!”
  佛像怎么了?
  世人对鬼神,总是有几分敬畏的。就在护卫们注意力分散时,青衣一个助跑飞身跳过护卫头顶,双手成爪,朝废话最多的那个少女冲去。
  “啊!”
  正拿着破布把所有僧人嘴都堵上的刀疤,听到这声惨叫,皱了皱眉,那个蠢货,该不会在外面杀人了?
  用警告的眼神扫视了一遍众僧人:“都给我老实点!”
  说完,他翻身走出了地窖。
  早知道麻烦这么多,他就不跟这个蠢货一起逃命了。
  “明妹妹,他……还活着吧?”周家兄妹瑟瑟发抖地挤在一起,看着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假和尚,咽了咽口水。
  “没事,伤他的地方只会致人昏迷,不会死人。”玖珠甩了甩手里的棍子,府里给护卫配的护身棍还挺好用。
  “但是……我刚才好像,听见了……听见了……骨头断裂的声音。”周书诚小心翼翼地用脚尖踢了踢躺在地上的假和尚,发现对方半点反应都没有,连忙叫小厮拿绳子来绑人。
  “少爷,咱们没带绳子出门。”小厮为难道:“要不,我们去庙里找找?”
  “先别进去,小心里面还有同党。”玖珠把护身棍递给周书诚:“周家哥哥,你过去。”
  “我去什么?”周书诚哆嗦着接过棍子,他怕自己不接过去,玖珠会给他也来上一棍子。
  “拿着棍子站远点,把周姐姐护好。”玖珠撩起袖子,在四周找了找,搬来一块石头走到假和尚身边。
  “明妹妹,明妹妹!”周筱看着玖珠手里的大石头,连忙开口劝:“还是把他绑起来吧,砸死……砸死……太难看了。”
  “姐姐,你在想什么?我们是正经人家,怎么可能动私刑杀人。”玖珠用不解地目光看她,把石头压在假僧人的双手上:“人的手上,有几处x_u_e位在压迫太久的情况下,会让四肢失去力气,无法动弹。”玖珠拍了拍手上的土:“我们没有绳子,就只能用这种办法了。”
  “原来是这样。”周筱看了看握着棍子双腿发抖的哥哥,再看看挽着袖子的玖珠,磨蹭着小碎步,来到玖珠身边,轻轻拽住了她的衣角。
  “周姐姐?”玖珠见周筱拽住自己衣角的样子,掏出手帕擦了擦手,伸手揽住她的肩,安慰道:“别怕,我们这边人多。此处庙小,条件艰苦,又无多余住宅,以我的猜测,就算有歹人藏匿其中,也不会超过五个。”
  刀疤刚从后院出来,就被护卫发现,他察觉到不妙,转身就跑。
  “站住!”护卫连忙追了上去。
  寺庙只有一条通往山下的路,刀疤根本无处可逃,被护卫逼到墙角,他恨恨地握紧手中的匕首:“我为郑家做了这么多事,不过是想隐姓埋名活下去,他为何如此无情,非要赶尽杀绝?”
------分隔线----------------------------
推荐内容